当前位置:visioncn.com资讯声名累人
声名累人
2022-12-13

作者:段奇清 来源:《合肥晚报》x

古人说,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。声名着实是一个好东西,有些人因此大红大紫。然而声名也是一把双刃剑,世上却不知又有多少人为声名所累。

清初戏曲界,有“南洪北孔”之说,“南洪”指洪昇,“北孔”是指孔子的第64代孙孔尚仁。“演着明夷卦,事尽翻,正人惨害天倾陷。片纸尽来无人见,三更缚去加刑典,教人心惊胆颤。黑地昏天,这样收场难免。”此是孔尚仁成名之作《桃花扇》中的一段叫作《江儿水》的唱词。诡异的是,这段唱词似乎专为南边的洪昇而写,或者说是对洪昇人生的一种预言。

洪昇为浙江钱塘、即今杭州人。他出生于一个没落的名门望族家庭,从小就受着良好的文学熏陶,写得一手好诗。后来移居北京。因为洪昇的师友皆是明亡以后不出仕的名士,所以他总不能获得一官半职,只是以太学国子监生在京城“漂”着。

有本事的人总会露一手。康熙二十七年,洪昇历时十载、几经增删的《长生殿》问世了。他的这一剧本直接得到了最高权力者康熙皇帝的首肯。皇上还立马钦点内聚班进宫排练试演。演出大获成功,康熙一时高兴,对戏班珍宝钱帛赏赐无算。洪昇也由此名声大振,一时间,京城之人皆以能结交洪昇为荣。

这突然而至的声名直让洪昇整个飘飘然起来。也是合当有事,当时财源滚滚而来已赚得盆满钵满的内聚班,也许是为了做到“吃水不忘挖井人”吧,他们主动提出为洪昇无偿演出一场《长生殿》,以替他举办一次隆重的生日宴会。洪昇欣然接受。于是广发请帖,大邀京城名流。

那是在北京啦,有许多所谓名流身居国家要害部门,有的掌握着生杀予夺之权。这样的一些“名流”你能邀请得尽吗?百有一疏就该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洪昇果然就漏请了一个人,或者说他根本就看不上这个人而没请他。可这人偏偏是一个心胸促狭臭爱面子的人,尤其是洪昇请了一个叫作赵执信的与他一般地位的人,更是让他觉得自己受了洪昇的怠慢简直就是一种奇耻大辱。这人就是礼部给事中黄六鸿。

也许有人认为就凭这芝麻绿豆大点官,能兴得起什么风翻得起什么浪?那你也就犯了洪昇同样的错误。是的,他的官不大,可他身居国家纪律检查部门,又在皇上身边,与康熙皇帝说得上话。

可如何找出洪昇的茬呢,走时兴的“文字狱”的路子,可这剧本是皇上推荐的,此路肯定不通。但黄六鸿毕竟是混迹官场多年的人,他冥思苦想,终于就找到了下蛆的缝。

原来演戏的日子仍在孝懿皇后佟氏的丧礼内——佟皇后逝世尚只一个多月。而清朝有一规定,国丧百日之内,朝廷官员是不能参与任何娱乐活动的。洪昇的行事算是撞在枪口上了。

黄六鸿的弹劾奏章没出两天就搁在了皇上的御案上。罪名即“国恤张乐为大不敬”。康熙看罢奏折龙颜震怒,当即下令刑部严办。

于是演员全部关进大牢,凡是当日参与听戏的官员一律开除公职,永不录用。其人数竟达50人之多,如侍读学士朱典、台湾知府翁世庸等人,都在革职之列。时人有“可怜一夜《长生殿》,断送功名到白头”之句。最令人嗟叹的恐怕要数赞善赵执信了,他18岁中进士,28岁便遭罹此横祸,前程尽毁。洪昇本人下刑部狱,后被太学除名,革去候选县丞,逐回原籍。回到老家后抑郁落寞,从此一蹶不振,后在浙江兴县溺水而死。

有人说洪昇之所以有这样的结局是遇到了黄六鸿这样的小人,其实洪昇是为自己的声名所累。声名与钱财一般,毕竟是身外的东西,许多时候皆是不可凭仗是靠不住的。尤其对于那些不能正确对待突然而至的声名的人来说,那只是一块石头抛掷出去遇上了水,势必“咕咚”一声沉入水底。

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